義工筆記: Live Green Toronto

花了一年半的時間, 終於完成至少20小時訓練和40小時的義工活動, 從隸屬多倫多市政府 Environment Office 的 Live Green Toronto “畢業”了。老實說參加需要拋頭露面的義工活動違反我的本性, 而且在市政府有份參一腳的各大活動中宣導環保政策並不算有趣, 不過每次兩小時的訓練課程常常請來各部門人員介紹政策的背景細節和實施成效, 倒是一般市民不曾想過或不會接觸到的有趣資訊, 其中一些跟直覺認知似乎背道而馳, 記錄在此。

一. 為什麼市政府不鼓勵業者提供能自然分解的塑膠袋給顧客呢?

自然分解塑膠袋的化學組成跟傳統塑膠袋不同, 微生物能夠將它們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 原料也來自植物等再生資源, 理論上好像比較環保, 但其實這種塑膠要分解還是需要環境上的條件, 包括濕度、溫度、微生物的種類等等, 而且不管是什麼自然分解的物質, 被埋在垃圾場的少氧空間, 所產生的  methane (甲烷), 對溫室效應的影響更甚於二氧化碳, 另外跟生物燃料 ethanol 的爭議一樣, 越來越珍貴的農業用地被拿去種產塑膠的植物, 長期來說對食物產量和水資源的影響也需要列入考慮。從市政府的角度簡單來說, 一般超市的購物塑膠袋都已經可以回收 (只包括白色的那種, 裝蔬菜水果的透明超薄塑膠袋就重複使用或當垃圾袋吧! 請把塑膠袋收集起來, 放在同一個袋子裡綁好, 再丟入塑膠/玻璃/金屬回收桶), 回收過程中要純化重製, 其中混入不同的塑膠原料反而是個麻煩, 所以乾脆不鼓勵大家使用自然分解塑膠袋。

二. 為什麼並非所有塑膠製品都可以回收呢?

道理其實一樣, 塑膠分很多很多種, 現在許多塑膠用品更混合不同的塑膠原料, 所以早年看回收標誌中的號碼的方法已經無法正確判斷什麼可以回收, 因此現今市政府基本上宣傳的是塑膠瓶或各式容器才能回收, 其他例如塑膠硬殼包裝、化妝品的包裝等都只是一般垃圾。

還有像超市裡裝水果、蛋糕等的透明塑膠盒只能當作一般垃圾處理, 因為並不是所有回收後的塑膠都可以還原成本來的東西, 而是被 “downcycle" 為低品質的成品, 所以像這類極薄的透明塑膠盒, 在其他市鎮或許可以被回收廠接受, 但是像多倫多這樣的大城市, 每天產生的垃圾量太多, 這些低品質的塑膠回收的成本極大, 重製出來的產品卻找不到市場, 綜合評量下只好當作垃圾處理。幾年前世界金融風暴後原物料價格大跌, 資源回收的成本算起來不划算, 當時還引起是否應該喊停的討論, 我的結論是環保果然不能當作善事來做, 考慮到背後的經濟因素才是長久之道。另外, 垃圾要減量, 不能只靠資源回收, 從產品設計最好就能設想所用的材料能否重新利用或是方便回收, 消費者在購買產品的同時, 最好也想好要丟棄的時候它們會往哪去, 選擇對環境影響最小的產品, 這樣也能鼓勵製造者使用更環保的材料。

我們生活在一個消費至上的世界, 大家都在關心拼經濟, 而經濟要成長, 就要靠不斷的生產、消費、消耗、丟棄, 隨著世界人口到達七十億, 新興國家崛起後如果每個人都一樣不停消費, 僅僅一個地球的資源能不能支撐這樣的生活型態? 想想就很有問題。與其想辦法處理令人頭痛卻產量驚人的廢物, 從源頭減少浪費才是更有效的解決之道。

一個淺顯易懂的卡通短片, 請大家花20分鐘看完, 想想你每天買的東西怎麼來, 到哪裡去:

另一個短片聚焦在我覺得現在越來越重要的問題 — 電子產品的故事

多倫多也開始回收電子產品, 可是每每說到資源回收, 效率不可能達到100%, 好多人不停換手機, 有多少舊機被丟進垃圾桶? Apple 剛交出漂亮的第四季財報, 賣出三千七百萬隻 iPhone, 獲利達公司史上最高, 跟世界最大的石油公司 Exxon Mobil 搶奪股王寶座。我先承認對已經儼如宗教一般的 Apple 沒什麼好感 (硬體軟體相容性不高, 一副順我者生, 逆我者亡的態度先不提), 只是聽到這個新聞, 還說2012年 iPhone 和 iPad 都會推出新版, 想必是另一個換機潮, 換來另一大筆錢了企業口袋, 也換來無數電子產品被丟進垃圾桶, 其中有毒物質不是汙染本地垃圾場, 就是被送到第三世界汙染當地土法煉鋼的回收廠物。當然在中國搶 Apple 新機的人也沒少, 賣斷貨還引起暴動, 偏偏在汙染嚴重的工廠裡工作的是中國人, 處理有毒廢棄電子產品的也是中國人, 花高價買新手機的還是中國人,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全球化嗎?

我依舊相信科技是偉大的發明, 既然人類如此聰明, 一定有辦法改變用消費消耗養經濟的模式, 走出習慣自然會有陣痛期, 但是為了我們以後還能放心呼吸、喝水、享用土壤裡長出來的食物, 這已經不是左派嬉皮閒閒沒代誌喊的口號, 地球只有一個, 請大家愛惜它。

About Alice

I am a Taiwanese-Canadian who lived in Toronto for 18 years and then decided to explore the west coast and moved to British Columbia. My interests include science, technology, movies, music, theatre and literature. I am always curious about how things work. I hope I can turn this curiosity into my passion about life and the world around u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Daily Life, Standpoint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