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德克‧巴萊 @ TIFF

其實寫不出任何類似影評的東西, 因為很可惜, 魏導演剪接出的國際版並非真正的[賽德克‧巴萊], 雖然可以解讀出中心精神和導演想要表達的主題, 但是做為一部電影, 這個版本有太多遺失的部分, 因此我可以了解在國際影展上部分影評人的批評, 那不完全是出於政治的立場, 而是在觀眾對人物都還不太認識的情況下(少數主角除外), 在事件啟動後在螢幕上穿梭的臉孔便難以產生感情的連結, 到了結尾快速交代眾人下場的時候更是一頭霧水。

可是做為台灣突破格局的史詩大片, [賽德克‧巴萊]完全可以驕傲地抬頭挺胸。結合日韓相關人員的長才, 從時代佈景到動作設計, 當然加上原住民的歌曲和戰鼓的節奏串場, 專業成熟的音效和運鏡, 撇開嚴肅的歷史課題, 就算是以大成本商業片的規模來看, 處理每個細節的謹慎態度都很令人佩服。提到日方的合作, 日本美術人員願意放下日本在二戰中的歷史包袱來參與這部電影十分難得, 不過這部電影在日本能否傳播當然是個疑問。

有些人覺得電影中暴力血腥情節太多, 我想大概也是因為剪接版本的關係, 大多的人物沒有深入介紹, 到了後面重複的戰鬥場面就開始使觀眾疲乏(也許導演想傳達的就是日以繼夜的戰鬥有多累人?), 但基本上拍武力衝突寫實本來就是這樣, 如同應該沒有人會覺得 The Gladiator (神鬼戰士)或 Saving Private Ryan (搶救雷恩大兵)的 殘肢噴血太暴力一樣。更重要的是, 出草在賽德克族的文化中並不是單純消滅敵人的暴力, 而還帶有解決衝突、回歸平衡等意義, 所以既使是少年隊的男孩們出草殺死手無寸鐵的日本婦孺, 也只是進行儀式, 並不是單純反日的表現。

即使是不完整的版本, 我想我還是可以說我能理解魏導想要表達的訊息, 或是想藉由這部電影讓大眾重新思考霧社事件中, 歷史對族群與文明的解讀。在[賽德克‧巴萊]中, 霧社事件被“正名”為族群文化衝突, 而不是從漢人的政治角度解讀成抗日精神的體現, 換句話說, 如果其他族群也用壓迫的方式逼著賽德克人接受所謂的文明, 放棄獵場, 放棄成為「真正的人」的儀式, 學習外族文化卻永遠只能做次等公民, 同樣的事件也會發生。另一個議題是: 文化有沒有等級之分? 接受日本姓氏的花崗兩人, 覺得日本人帶來的進步與便利其實也很好, 但是如果文明帶來的進步換算成侵略族人獵場的毒氣彈與槍砲, 和在山野中赤足奔跑, 拿柴刀獵山豬與人頭, 與自然和諧共存的文化誰比較野蠻? 莫那也知道幾百族人抵不過日本人的大砲, 但是想起父親保衛獵場的承諾和祖靈的信仰, 還是決定聯合部落發起反抗行動。

關於莫那‧魯道, 雖然青年時的大慶整個就很搶鏡, 到了林牧師上場的每個眼神都很殺, 可是這個人物真的不像好萊鄔英雄般簡單淺薄。除了捍衛賽德克族的尊嚴以外, 要說莫那毫無個人英雄主義可能也很勉強。被日軍逼著埋葬出草獵得的人頭, 好幾個人才能壓下來的年輕氣盛, 對照冷眼看日官欺侮族人, 默默準備反抗行動的老謀深算, 對他來說, 除了不辜負賽德克的名字, 也帶有一點重拾往日光輝的動機。而後族人戰死或自盡, 他卻躲藏多年才被發現屍體, 和日本人提到武士道相比的定義也有差距, 當然這很可能是我這個漢族觀眾解讀錯誤, 或者是一個真實人物被戲劇化的效果, 不過魏導本來就說本片不是塑造英雄形象的故事, 誠實描寫歷史人物的動機與行為更是重要。

魏導選擇用大量原住民素人演員的決定, 不管是祭典、打獵、族人間的各種互動, 或部落間的競爭, 到作戰的寫實場面, 我從呈現的成果來看完全無法想像任何其他可行的方法(巴萬實在太討喜!), 而[賽德克‧巴萊]另一個成功的地方, 大概就是真正把原住民放在焦點上, 從他們的立場說他們的故事, 透過電影這個充滿力量的媒介關注原住民從以前到現在的處境。

也不知道世界各地的原住民是否都在政治力量強大控制的媒體之下長期被忽略, 而近年來這個議題漸漸爭取到一點鎂光燈, 但我可以誠實說在看完這部電影後, 有比較注意原住民相關的討論。

例如幾個月前的新聞: 加拿大中部 Manitoba 省發生洪水, 許多原住民離開保留區到城市裡避難, 之後加拿大航空發出一張備忘錄, 要他們的員工不再選擇入住 Winnipeg 市中心的旅館, 說是治安敗壞, 會有安全上的疑慮, 各部落立刻提出抗議, 表示把犯罪率跟大水災民連結是歧視, 要求航空公司道歉。我看到的重點並不是加拿大航空是否充滿偏見, 或原住民有沒有自己對號入座, 而是網路新聞下面發表留言討論的內容, 有很多批評言論, 說政府每年撥多少錢給原住民部落, 他們不想辦法改善族人和低教育水準、酗酒、犯罪總是脫不了關係的問題, 只會出來抱怨要錢。這正是電影中從日方的角度看蕃民的態度 — 我們的文明進步, 帶來軍事優勢和政治力量, 占有了你們的家園, 付錢賠償已是恩賜, 可不要貪得無厭。破壞了原住民原本的生活方式, 掠奪了他們原有的土地, 還給他們套上負面的刻版印象, 這不就是一種文明的暴力?

在每晚必看的人物專訪節目上, 看到 Hugh Jackman 提到他大學時期打工, 就是在澳洲的荒野裡, 幫原住民蓋房子, 一起生活, 他一天比一天更快樂, 更滿足, 開心打電話給父親, 說他想他可以就這樣生活下去, 他父親還是勸說他回學校把大學讀完再做決定。這個經驗使他大開眼界, 原來媒體上描寫原住民的負面形象只是一小部分, 他們自給自足、團結互助、族群大於自我的價值觀, 他都親身體驗, 因此他驚覺於掌權的種族如何矮化原住民, 他二十幾年的教育中居然都沒提過關於澳洲「失竊的一代」的歷史, 原住民豐富的文化更是值得學習的寶藏。

歷史總是由掌握力量的人來寫的, 如果古今中外的人權運動有教導我們任何事, 那就是權利和尊嚴往往需要主動去爭取, 儘管過程可能充滿困難、犧牲、艱辛, 甚至血腥, 我們只能期望在文明的進步下, 人們不再仰仗武力, 不需要流血就能學習互相了解尊重。魏德聖導演用盡他的堅持與毅力, 這個多年來想要說的故事, 除了點燃國片在商業上獲得成功的火苗, 也點亮對原住民這個族群重新認識及重視的重要性, 但願這把火燒得長久而光亮。

本網誌史上規模最大的延伸閱讀:

我們在怕什麼? by 戴立忍
戴立忍導演用另一個電影人的角度看[賽德克‧巴萊], 有許多其他文章裡未見的觀點

賽德克巴萊短評 @ 哈囉~馬凌諾斯基
其中原住民作家瓦歷斯諾幹的賽德克觀點非常值得一讀

轉貼 — 出草!《賽德克.巴萊》的沈思 (選擇這個轉貼版因為有貼心的文字圖)

賽德克拆招會前導1—–穿透過文化迷障,看見霧社事件
賽德克拆招會前導2—–賽德克.巴萊與大江大海
(以下文章遍布劇情地雷, 敬請注意)
賽德克拆招會太陽旗 之1  之2  之3  之4   之5
賽德克拆招會彩虹橋 之1   之2  之3  之4  之5   之6  之7   之8   之9
我非常敬佩的博學多聞的部落客, 為[賽德克‧巴萊]寫了超過十萬字, 引起矚目, 獲得電影公司授權劇照, 演員支持, 將作品做成公益書出版, 並集結熱血網友, 持續關心台灣原住民部落, 義務出錢出力

======後記: 相關聯想之分隔線======

一.
在博客來讀到《一個孤獨漫步者的遐想》一書的推薦序中提到盧梭的《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 以下引用:『書中提到人類有兩種不平等,一是自然或說是生理上的不平等,另一種是精神與政治上的不平等。 對於後者不平等的起因,盧梭判斷「誰第一個把一塊土地圈起來並想說:這是我的,而且找到一個頭腦十分簡單的人居然相信了他的話,誰就是文明社會真正奠基 者。」也就是說,在盧梭眼裡,文明社會不平等的起因就是「財產私有制」。但盧梭並未像一般哲學家幻想把社會倒推回自然階段就算了,因為他認為此刻社會已不 可能回去那個自然時代,現代文明必得建立在財產私有制之上。他的思維再往前推進一層,認為文明社會得走向新的契約式的平等。當時盧梭只是隱隱然這麼覺得, 當然,多年以後我們可以確知,那個概念將發展成他著名的《社會契約論》(On The Social Contract or Principles of Political Right)。』

二.
Priscilla: Queen of the Desert (沙漠妖姬)電影導演的訪問, 說片中三個變裝皇后受困在沙漠中, 夜裡巧遇原住民, 跟他們圍著營火唱歌跳舞, 最後還讓其中一人穿起他們的閃亮舞衣跳舞的橋段引起爭議, 大家責難他怎麼可以叫原住民做這種事, 可是拍片的現場, 有一個小女孩高興地跑來謝謝他, 因為他沒有叫他們“做一些原住民的事”, 而只是讓他們做自己。

再囉嗦一下的題外話:
站在霧社事件去政治化的立場, 實在不樂見本片與政治掛勾, 但不管在台灣甚或是在TIFF這樣的國際影展, 都難免看見政治旗幟, 當然我了解有國際媒體的場合是表達主張的好機會, 個人有言論自由也罷。另外拜託去看電影的觀眾, 在開場後務必將手機等電子產品完全關機, 這次我發現即使是轉換成靜音模式, 在黑暗中的LED光有多麼令人分心。試想當你正投入在賽德克戰士們與日軍的纏鬥, 面前忽然出現一道光束, 活像UFO發出的訊號, 場景立刻變成 Cowboys and Aliens (星際飆客), 真的很討厭。

About Alice

I am a Taiwanese-Canadian who lived in Toronto for 18 years and then decided to explore the west coast and moved to British Columbia. My interests include science, technology, movies, music, theatre and literature. I am always curious about how things work. I hope I can turn this curiosity into my passion about life and the world around u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Movies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