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lker的情歌

為了讓自己別成為去死去死團的成員, 情人節還是來聽聽情歌吧, 而且要下猛藥, 是幾乎帶著 stalker 心態的情歌, 這樣才會藥到病除。
 
Every Breath You Take by The Police

     

當初我很白目, 不知道這首經典歌曲的原唱是天團The Police, 而是從獻給Notorious B.I.G.的 I’ll Be Missing You 知道這首歌, 連不太喜歡Hip-Hop的我都只因為副歌就記得它, 旋律十分悅耳, 但細聽歌詞就會發現整首歌根本是一個強迫症患者的偏執自白。不過據說這是Sting當年離婚後不久, 有天夜裡睡不著, 爬起身立刻就把這首歌寫好。所以, Sting先生, 你是想對前妻做什麼嗎?
 
說到Sting, 前陣子看了他和加拿大McGill大學合作的紀錄片 The Musical Brain, 片中各領域的科學家解釋人類與音樂的連結, 其中神經科學系教授用fMRI分析Sting腦部, 看他對各類型音樂和創作過程中的反應, 到了片尾他看著腦部掃描圖片, 開始感到不安, 他說音樂是永無止盡的謎題, 知道太多讓他害怕不能再創造音樂。而對科學家來說, 那些像火星人的掃描圖是藝術, 是可確定的真相, 這對知識的追求, 和Sting對音樂的態度, 其實也蠻像的。
 
Here With Me by Dido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 說起來也實在有點不好意思, 是一個美國針對青少年族群的科幻影集 Roswell 的主題曲。這部影集從身為外星王子, 擁有超能力的男主角拯救了女主角開始, 兩人因為怕引來調查員的眼光, 又不知道和外星人接觸會有什麼後遺症, 所以必須保持距離, 後來發展成充滿性感火辣劇情, 還有不知從何而來的新角色進來攪局的大亂搞影集(編劇不知怎麼收尾的標準症狀)。聽起來和最近超火紅的吸血鬼系列 Twilight 很像, 可見多年來青少年吃的就是那一套。
 
主題曲倒是第一次就讓我印象深刻, 英國的音樂的確有不同與美國的奇妙特色。雖然後來Dido另一首單曲 Thank You 比較紅(因為跟Hip-Hop才子Eminem的跨界合作 – Stan, 剛好也是個心理偏差患者), Here With Me 至今仍是我最喜歡的 Dido 歌曲, 後來的專輯中雖然也有類似像 White Flag 的堅持, Here With Me 那種不在身邊就渾身不對勁的執著還是更有血有肉的立體感(這版MV也比我在北美電視上看到的版本酷多了)。
 
Out of My Head by Mobile

     

Mobile 是來自 Montreal 的加拿大樂團, 但其實主唱的聲音只是還好而已, 而且我對電音搖滾比較沒興趣, 只是這首歌某年夏天在收音機上強打, 每次開車都一定會聽到, 說起來可能是被洗腦了。Punk Rock 的話也是來自 Montreal 的 Simple Plan 更有名, 但那還是流行味太重了。雖然他們一直說覺得自己不是Punk, 近年來還是Green Day 最得我心。
 
Out of My Head 開頭幾句歌詞已經讓人心生疑慮, 可當我聽到"I’ll waste my life on you."那句真是讓人眼睛一亮。談戀愛真的是非常浪費生命的事情, 不過生命本來就是要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不是嗎?
 
Honourable mention:
Creep by Radiohead

     

這首被稱為定義teen angst的經典, 近來在台灣被歌唱比賽節目捧紅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Thom Yorke的聲音有爆發力多了, Creep迷幻歸迷幻, 那種卡在青春期自我質疑與渴望認同的矛盾(這種情緒當然不僅僅是青春期的專利), 比較適合略為低吼的聲音, 而且因為電視尺度的考量, 歌詞改成“You’re so very special.”整個變得軟弱無力, 在天使前的自慚形穢當然要用髒話才能通體舒暢啊!
 
貼音樂影片時我基本上會選用原始的MV, 即使有時候因為年代久遠現在看起來很俗, 但這次為了強尼大帥哥選用了電影的片段。喜歡Johnny Depp, 因為他有種跟其他Hollywood數不清的美麗人兒不同的氣質。其他人舉手投足之間都散發出「嗯,我知道我很帥」的訊息,不管在紅毯甚至大螢幕上,每一次微笑或以45度面對鏡頭的時候, 就算再低調從容都還是少不了這種氣味, 就差沒有交通號誌標明"注意!前有帥哥"了。Depp先生正好相反, 他好像用盡心機讓大家別把焦點放在他身上, 雜亂的長髮、壓低的帽沿、老氣的黑粗框眼鏡(其實現在很流行)、不太合身又有些怪異的衣著, 卻還是掩飾不了他的光芒, 不管是塗了煙薰妝, 髒兮兮又陰陽怪氣, 傑克船長上身了, 或是戴著女兒做的塑膠愛心手鏈, 微笑或裝酷的時候都一樣很man, 而且每次進入角色都能感覺到他樂在其中, 那感染力具有讓觀眾對平庸的戲改觀的魔力(咳, 是的, 我還是有注重演技的), 魅力十足。
 
對了, 蘇打綠在小巨蛋演唱會也翻唱了Creep, 很多人說聽到起雞皮疙瘩, 我終於看了DVD, 主唱大人青峯一貫的漂浮嗓音(這是優點)很有特色, 只是我個人喜歡Radiohead的版本就是了(沒辦法, 經典嘛, 副歌前那兩聲吉他合弦每次都讓我心中一顫), 還有傳說中結尾回聲樂團主唱柏蒼先生那一句大喊, 熱血沸騰, 現場的感動就是不一樣。
 
嗯…結果這一篇跟情人節一點關係都沒有。今天要輪班(反正我單身不在意), 有空再來補吧! 祝各位看倌天天快樂!

About Alice

I am a Taiwanese-Canadian who lived in Toronto for 18 years and then decided to explore the west coast and moved to British Columbia. My interests include science, technology, movies, music, theatre and literature. I am always curious about how things work. I hope I can turn this curiosity into my passion about life and the world around u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usic.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