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機器人

不再是夢想 與機器人談情做愛40年內成真

法新社 更新日期:2008/06/15 20:35 劉學源

(法新社荷蘭馬斯垂克十五日電) 研究人員預測,人類和機器人之間的羅曼蒂克關係將不再是科幻小說題材,四十年內就能成為事實,且這種關係不是單純的機械式性愛而已。

新書「與機器人談情與做愛」作者李威,上週在荷蘭東南部馬斯垂克大學舉行國際會議期間告訴法新社,「我講的是打從現在起大約四十年內的戀愛關係。」

李威說:「當機器人擁有感情、個性和意識後,它們能與你對話、逗你發笑,它們能說我愛你,如同另一人對你說我愛你一般,而且宛如是在說真心話。」

李威指出,充當性玩具的機器人應可在五年內上市,「這是一種屬於目前已銷售的性玩具的升級版」。

這些機器人性玩具將配備電子語音和感測器,當人們愛撫它們的性感區時,它們能發出「淫聲淫語」。

但打造出人類真正夥伴的機器人得耗費更長時間,而對話技巧是研發人員遭逢的主要障礙。

李威指出,科學家正在研發人工個性、感情和意識,且若干機器人如今已栩栩如生。「但就戀愛關係來說,那是完全不同領域。在戀愛關係中,有許多重要的事情,最困難的部分是對話。」

李威說:「你期待你的機器人能與你談論你感興趣事物,你希望擁有一個氣味相投夥伴,對話時能取悅你,與你有相同的幽默感。」

李威表示,人類|電腦對話領域在打造能讓人類墜入情網的機器人上至關重要,但卻落後其他研發領域。

李威說:「我確信能在四十年內成真,或許更早,你將會發現跟會對話機械人對談所獲的樂趣,不遜於與人類對話。」 李威發表的震撼性論點,其漣漪效應擴散到科學界以外,引發不少複雜的道德和關係層面質疑。

部分科學家警告,切勿操之過急。荷蘭東部德夫特鎮理工大學研究人員韋格爾表示,「我們不該誇大此種可能性」。


十五年前, 一位叫 Vernor Vinge 的電腦科學家發表了一篇有名的論文, 率先提出了現代版"singularity"的概念, 他主張人類未來的科技極度先進, 創造出來的人工智慧因為世代更替快速(例如電腦中央處理機和作業系統也是數年就更新一次), 甚至可以自我繁殖, 所以他們將不再需要人類, 而人類的意識(conscientiousness)並沒有神秘之處, 只不過是一堆生理、生物、化學過程的結果, 所以人類在完全了解構成意識的基本過程後, 便可以複製自我意識, 甚至把意識"上傳"到一個全新的人工製造的身體, 以這種方式達到永生。

這聽起來很像科幻小說裡的情節, 還好很多科學家都認為事實不像 Vernor Vinge 想的那麼容易, 能在數十年間就能做到, 且看癌症研究這麼多年, 如今還是十大死因之一; 人類的腦部構造極為複雜, 即使有了fMRI 的技術, 我們對大腦所知仍然太少。這個訊息頗令人安慰, 然後我就看到這個關於性愛機器人的新聞。

我想很多人看到這個新聞會覺得毛毛的, 應該都是因為對象…"不是人"。繼上次談日本機器人大展的新聞之後, 我要再一次為機器人伸冤(以下論點挑戰本blog開版以來尺度,請讀者自行抉擇)。

機器人成為性伴侶, 到底有什麼壞處? 第一, 人類找不到對象的現象會更嚴重嗎? 會想要跟機器人做愛的人, 恐怕也不是反對者的菜吧? 第二, 生育率降低, 大家應該鼓勵增產報國, 不要浪費時間在機器人身上? 唉, 每次都有人把生小孩看成重要政策, 到底人類是有多容易滅絕啊? 本來世界人口從來就是有增無減, 現在因為新興國家的人口爆增問題, 還有連帶的能源危機、糧食危機、淡水危機, 到底大家還需要多少人口? 統計上來看, 已開發國家和高知識的家庭本來就有少子化的趨勢,科學上還不斷研究各種避孕的方式(這可以扯到男女平權議題,在此不多談), 但另一方面北美今年出生人口依然很可觀, 簡直像第二次嬰兒潮(我身邊好多人都在懷孕或剛生咧), 當然人口老化的問題要面對, 我也擔心老人津貼遲早會取消啊, 可是與其吹著養兒防老的老調, 還不如自己想辦法投資自己吧(長線投資綠能源基金還有賺頭嗎?)! 第三, 有了機器人, 使用者就會沉迷於性愛? 我想這些人在沒有機器人的時候, 已經以各種其他方式沉迷於性愛了吧? 第四, 當機器人成為伴侶, 人類之間的社會連結會變得脆弱, 也就是當今宅男宅女們的極致表現? 這個想法基本上和對網路中毒者的疑慮一樣, 只要太過依賴科技, 人際關係就會薄弱。我覺得網路所帶來的便利具有跨時代的變革性, 全看你怎麼應用, 例如老字號的Yahoo!, Google groups 等服務、ICQ, MSN 等即時通訊軟體, 還有接連引起風潮的MySpace 和 Facebook 等社群網站, 都讓我們能結識以前八輩子不會碰到的人, 而且面對面的人際關係仍舊有其不可取代之處, 科技只是工具, 要不要跟其他人類連結, 還是看使用者怎麼做。如果說『科技始於人性』, 那問題也是來自於人性, 不要把責任推到機器人的身上。

機器人成為性伴侶, 我能想到的好處是方便消毒, 而且固定性伴侶能遏止性傳染病, 還不用擔心出軌的問題(不過另一篇相關報導提出一個很好的問題, 我們要開始擔心我們人類的另一半可能會跟一個百依百順的機器人搞外遇)。而我比較好奇的是, 人機真的能相戀, 成為人生的伴侶嗎?

上週末我看了Lars and the Real Girl, 劇情講述一個生活習性自閉, 又對親近他人極度恐懼的男子, 從網上訂購一個性愛娃娃, 然後像對待一個真人一樣跟她說話, 照顧她的食衣住行, 可是他也為了要介紹他的"女朋友"給整個小鎮的人認識, 走出了一個人的世界,看到身邊的人對他的關愛。這當然是很理想化的劇情, 不過重點是片中人物對待這個娃娃的感情都是很真摯的, 我想以男主角的觀點來看, 只要他覺得"她"是真的, 那就是真的愛。

所以結論是, 性跟愛的對象, 不是人或機器的問題, 而是真跟假的問題。 人只要想到自己能被機器取代, 幫你在工廠做事還OK, 但是變成在床上做愛就很嚇人。

另外我還想到, 會購買性愛機器人的搞不好都是經濟能力強但社交能力差的人, 研究的經費來源都要看是否有利可圖, 就算大眾沒辦法接受, 只要產品有市場就會繼續研發。至於對話技巧的設計障礙, 我會建議李威先生先做市場調查, 因為我懷疑很多男性顧客可能一點都不在意那個功能, 對他們來說, 現階段能做到的性敏感帶跟語音反應已經很夠用了。

 

About Alice

I am a Taiwanese-Canadian who lived in Toronto for 18 years and then decided to explore the west coast and moved to British Columbia. My interests include science, technology, movies, music, theatre and literature. I am always curious about how things work. I hope I can turn this curiosity into my passion about life and the world around u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tandpoint.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