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地球表面 JUMP!

在台灣時就不斷接到老姊的 e-mail, 知道五月天的世界巡迴這一次會到多倫多, 她很積極地查詢相關資訊, 最後把售票的詳情寄來。其實我覺得有點好笑, 因為本來可以直接去看在台北小巨蛋最熱鬧的三場演唱會, 誰還想要花更貴的錢, 在國外較差的場地? (而且台北有一場佳賓是陳綺貞老師! 這簡直是買一送二嘛!) 最後老姊還是毅然決然買了票, 就這樣成了我們參加售票演唱會的初體驗。
 
我們就像超齡的小歌迷, 為了在八月二十二日的簽名會, 老姊還在忙碌的工作中提早下班, 穿過車潮趕往 Metrosquare. 停車位很好找, 我感嘆人數不多, 不過一到室內, 聽到主題曲<離開地球表面>, 看見現場許多興奮的小朋友們, 氣氛還是不錯。五月天的各位跟螢幕上沒什麼兩樣, 阿信不斷抿著嘴笑 (我一直覺得他在裝可愛, 雖然大家都知道他是害羞), 簽名效率很高, 像工廠作業員一樣。冠佑有點嚴謹, 沒有跟我們握手, 我直覺想到他的怪癖, 該不會是怕細菌吧? 怪獸比想像中瘦小, 氣色不太好, 但是叫他不喝酒, 就像叫 Johnny Depp 不要抽煙一樣。瑪莎的笑容很可愛, 和傳說中一樣非常有禮貌。石頭也很親切, 很難想像他以前是火爆浪子。整個過程很快, 不愧是常常簽名好幾個小時的五月天, 反而我腦中一片空白, 這是所謂的 starstruck 嗎?

越接近二十四日的演唱會, 老姊就越興奮, 每天下班回來跟我聊萬一被請上台要做什麼 (妳想太多了, 真的), 我反而很平靜, 直到當天下午, 在下班的交通巔峰時間送夏姊姊到機場, 再趕到湖邊的 Habourfront Centre, 才有"真的要看到五月天的現場演唱了"的意識。等待進場的人潮從湖邊排到街上, 我聽見身邊有來自各地口音的國語還有廣東話, 突然覺得很驕傲, 因為台灣天團的現場魅力可是大陸和香港很難見到的。進場後發現場地和舞台都比想像中還小很多, 心想看慣了動輒數萬人的大場面, 五月天對於這麼小型的演唱會作何感想? 夏末的湖濱很舒服, 一旁台灣文化節的攤位傳來陣陣飄香, 有一些人買了啤酒就喝起來, 開場前的氣氛就是這麼輕鬆。

開場了, 雖然沒有炫麗的爆破場面和逼真的演員, 為這次巡迴演唱會錄製的開場電影還是在舞台兩旁簡陋的螢幕播放, 也沒有驚奇的出場方式, 只是在歡呼聲中, 五月天走上台、拿起樂器, 從<武裝>開始一連唱了將近五十分鐘, 在狹小的舞台上依舊賣力的表演, <離開地球表面>的時候, 阿信和兩位吉他手還是很敬業地一直跳, 台下的人們也跟著又唱又跳了五十分鐘, 老姊和很多人一樣站在椅子上、高舉著酸痛的雙手 (他們的歌妳根本不熟, 還來湊熱鬧)。然後阿信說話了, 用各種語言打招呼, 最後用台語說他還沒吃過晚餐, 聞到旁邊的麵線味道, 看晚上八點還有夕陽的湖面, 是很特別的演唱會經驗。石頭說希望下次再來多倫多, 看到湖裡也站滿人。怪獸說這次沒機會看到大聯盟球賽, 下次乾脆去 Rogers Centre 辦演唱會好了。瑪莎說原本以為在這裡沒人認識他們, 可以比較自由, 沒想到多倫多的歌迷也很熱情。冠佑要講話的時候, 歌迷們像是跟團員串通好要整他的一樣, 持續的歡呼聲讓他無法開口, 最後他乾脆要求:「喂, 好啦, 讓我講一下啦!」

           
圖左: 學設計的阿信, 每站都會幫怪獸手繪刺青      圖右: 晚上八點開唱, 天色還是亮的, 讓阿信覺得很奇妙

阿信的現場功力很穩, 而且有別於他在簽名會的靦腆, 一上台就有統御全場的架式, 唱到經典名曲的時候, 總是會有好幾句把麥克風拿離開嘴邊, 聽聽台下的聲音, 但依然很負責任唱高難度的部分。<溫柔>的大合唱氣氛極佳, <擁抱>單純的吉他編曲和阿信純粹的聲音, 讓我了解為什麼有人說, 五月天早期的歌比較令人感動。老姊在簽名會上看到她覺得最帥的怪獸本人, 居然說他長得很X, 可是<軋車>時怪獸和石頭的 guitar solo, 又讓她覺得會彈吉他的人好帥。瑪莎的自彈自唱搭了個<酒後的心聲>, 然後接上他譜曲的<最重要的小事>, 一派文藝青年的模樣, 難怪阿信會說他覺得瑪莎才是五月天裡最有才華的。一直讓我覺得慚愧的稀少觀眾, 果然讓阿信在鼓動大家一起喊<戀愛ing>的 L-O-V-E 時很不滿意, 他作勢和團員們離開, 瑪莎聳聳肩, 做了一個"我也沒辦法"的動作, 直到大家持續喊著L-O-V-E 和五月天三個字, 他們才重新回到舞台上 (可是隔壁排的三個外國人, 好像以為演唱會結束所以離場了耶!), 帶著大家做動作。阿信和瑪莎連續口誤, 把多倫多講成溫哥華, 台下一陣鼓譟, 有禮貌的瑪莎要冠佑停下鼓聲, 慎重道歉。此刻我感受到小型演唱會的氣氛, 就跟瑪莎說在大安森林公園辦歌友會一樣, 輕鬆而接近, 這不是一場精心安排好的 show, 而比較像大家都是來聽歌的同樂會。

最讓我感動的一段, 是阿信要我們記得前後左右的人, 日後在街上如果有緣遇到, 請給對方一個微笑, 因為在這個城市裡, 大家都很需要互相加油才能完成夢想, 然後唱了<人生海海>。五月天以愛與和平為宗旨, 我也總是把他們當作夢想的代名詞。我想, 台灣有一個這樣的樂團是機運, 也是因為他們的特質, 從想逃離<瘋狂世界>的青澀叛逆, 到堅持<倔強>的勇敢剛毅, 五月天一直成長著。

感謝五月天, 儘管僅僅只有短暫的瞬間, 2007年夏, 讓我們離開地球表面。 

題外話:

  1. 阿信很認真地宣傳台灣文化節, 在他自己的blog上又一直提醒大家, 照片都他是用 BenQ 的相機拍的, 請五月天代言廠商真的很划得來。
  2. 在<離開地球表面>時跟著 Jump! 的指令跳, 結果撞到前面的長椅, 後來聽說看演唱會總是會帶些傷回去的…
  3. 開場前, 工作人員提醒大家演唱會進行中請勿用 "video-recording devices" (直接講camera不就好了嗎?) 拍照錄影, 可是後來所有的人都在拍, 我還是很聽話, 結果沒留下半張現場超high的紀錄。老姊說要不是她在專心看表演, 她才不會像我這麼乖。 相關相簿
  4. 兩個半小時完全沒坐下, 拍紅了掌心, 肩膀酸痛, 喉嚨痛了兩三天…感想是要趁年輕時多看幾場搖滾演唱會, 因為那需要耐操的身體。
  5. 阿信不愧是雨男, 終場後買了油飯走回街上, 就開始飄雨了, 出了地鐵還要淋雨才回到家。

About Alice

I am a Taiwanese-Canadian who lived in Toronto for 18 years and then decided to explore the west coast and moved to British Columbia. My interests include science, technology, movies, music, theatre and literature. I am always curious about how things work. I hope I can turn this curiosity into my passion about life and the world around u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oncert, Music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