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

從台灣回來之後, 一如預料地, 發現家裡的盆栽因為老姊無瑕照料, 全部奄奄一息(開運竹只要加水就好, 妳還可以讓它變枯黃, 是怎樣? 金黃色比較招財嗎?)。老姊對動物、植物都沒有什麼特別感情, 其實這結果我一點也不意外。
 
我喜歡植物, 我喜歡植物甚至勝過可愛的動物 。這輩子至今都生活在都市裡, 只要看到一點綠色都能讓我心曠神怡。
 
還記得小學的操場總是沙塵滾滾, 下了雨就成沼澤地。選自治市長時, 小朋友們除了從電視學會搞笑, 還學會了像政客一樣亂開支票, 說要改PU跑道說了好幾屆, 到我快畢業的時候, 跑道依舊是黃土高原, 倒是操場中間舖了草地, 可是校長說, 草地根生得淺, 剛舖好就上去亂踩會死, 所以四周用橘色的塑膠圍欄隔離。於是我學會植物也是有生命的, 這個概念可不得了, 直到現在, 當我跟迎面而來的行人狹道相逢, 必須迴避到人行道旁的草坪時, 心裡總覺得我踏在人家的血肉上, 不自主放輕重量快步走過, 有難得的機會去山林間健行那更可怕, 滿地是樹枝, 我就踏著人家的斷肢殘臂, 要是在樹林間穿梭時不慎折斷較脆弱的樹枝, 那就是硬生生扯斷人家一隻手, 心裡喊著好痛好痛…
 
宗教對植物們的福利似乎不太關心。佛教徒不殺生, 可是在到達涅盤、得道成佛以前, 還是要委屈植物了。老姊說世界末日之後, 人間的天堂裡, 獅子老虎不再吃肉, 牠們也吃草, 可以與人和平相處…真是辛苦啊! 到了天堂, 植物還是因為在食物鏈的基層, 所以必須犧牲自己, 供給大家的需要。
 
人類把地球搞得一塌糊塗, 可憐的植物, 就算光合作用全年無休加班, 也趕不上破壞的速度, 只能默默地承受這一切。全世界的食糧都靠他們, 他們卻只要陽光、空氣、水就滿足。大樹倒下了, 就成了其他植物的養分, 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可以存在於一棵樹上, 這是生命循環的真正意義。石縫間可以長出新芽, 兩株盆栽在我死馬當活馬醫用洗米水重新灌溉後, 也重新站了起來, 有一盆還開出紫色的小花。Discovery 頻道的MythBusters 有一集測試給植物聽各樣音樂或是對他們說話, 能不能讓他們長得更好, 結果搖滾樂的效果最佳。
 
植物, 如聖人一般包容、奉獻、無私, 像 rock star 一樣頑強、固執、堅毅; 他們不會動不代表他們沒有感覺, 沉默不表示他們就活該被忽略。只要是生命, 就值得被尊重, 更何況, 植物們可能比我們認識的一些人還可愛呢!

About Alice

I am a Taiwanese-Canadian who lived in Toronto for 18 years and then decided to explore the west coast and moved to British Columbia. My interests include science, technology, movies, music, theatre and literature. I am always curious about how things work. I hope I can turn this curiosity into my passion about life and the world around u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elf Portrait.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