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如果說作品會跟著創作者照時間一起成長, 我近期看的兩本書都是從成熟期回溯她們的摸索期, 卻意外地發現更原始而純粹的內涵。
 
朱少麟, 一位少產的作家, 初發聲的兩本書卻都入圍了金石堂的讀者百大選單。第一次讀她的[地底三萬呎], 藉由人物帶出交錯的情節極為吸引人, 重複閱讀價值很高, 真是難得一見買了不會後悔的好書, 這次偶然借到她的第二本小說[燕子], 哲學思辯的味道濃厚, 故事情節不是重點, 人物思想上的成長才是全書價值。
 
主角阿芳的背景帶有作者的影子, 在嘉義出生, 曾在政治公關公司任職(我現在才知道台灣還有這項產業, 果然選舉讓很多人都有飯吃), 毅然投入現代舞大師卓教授的遺世之作, 經歷掙扎與自省, 最後懂得接受人生的缺陷, 選擇釋放自己。缺陷是全文的主題, 失聰的龍仔活在寧靜中, 對世界反而更敏感, 他是舞蹈天才, 卻一直跳不出卓教授想要的靈魂, 直到最後他不再執著於舞台和燈光, 為自己而舞, 才真正起飛。二哥失去了雲從, 靠自己修補不完整, 才成為完美的舞者, 像極樂鳥一樣飛向孤獨的天堂。
 
家在全書中是藏匿在背景的一個點, 阿芳的家是鄉下的望族, 卻從小失去母愛, 家庭中也隱藏許多不快樂, 她的人生似乎沒什麼目的, 加入公司為了溫飽, 加入舞團卻被看出不喜歡跳舞。克里夫記不清美國的家鄉, 講了一口台灣國語, 但中文並不好, 父親和母親沒正式出場, 比教他台灣國語的阿嬷還像路人。榮恩極度渴望親人, 於是管二哥叫哥哥, 叫阿芳姊姊, 在育幼院裡看到別的小朋友有家人來探望, 她在不在乎的語氣中透露出高度寂寞, 不斷換男伴和夜夜笙歌的生活, 大概也是在填補心中的空洞。卓教授的家, 連地點和成員到最後都令人迷惑。家或許對這些人物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儘管它看來不是一個重點。
 
[燕子]從頭到尾都對世界和生命提出了哲學式的辯論, 穆教授和阿芳的兩次談話最為明顯, 阿芳的自我探索也是主軸。我想, 既然是哲學, 就沒有一定的答案, 書中還是留下許多謎, 卓教授、龍仔、阿芳三人之間的模糊情愫, 榮恩和克里夫的關係等等, 就和人生一樣, 都沒有正確答案, [燕子]是一個試著找尋的過程, 燕子的飛翔也是在找什麼吧?
 
我當然沒找到什麼答案, 反而翻出了不少疑問, 所以這本書也值得重複閱讀, 持續對自我、對生命、對世界提出質疑, 這正是閱讀的目的。
 

 
『長大是一段過濾夢想的旅程, 我回想到了十三歲時的氣慨激昂, 那些幻想, 那些狂想, 人生中最美麗的莫過於擁有著千萬種可能性, 而活到此刻, 局面像是逐漸凝結的石膏, 輪廓慢慢變得清晰, 清晰也是好的, 只是又帶著淡淡的心酸。』
 
『這讓我聯想到了路易斯湯瑪斯一派的泛哲學化生物學, 因此進入了屬於我自己的漫想, 會坐在此地, 是因為顧念著明天? 還是一連串不懂得瞻前顧後的結果? 我是我的主宰, 但是怎麼我常常讓自己走到了意外的地方? 只是希望找到自己的一條路, 越顧及這個念頭就越顯得我樣樣都做錯, 若我是一隻黏液旋毛蟲就不會感受到這種衝突了吧? 因為它不用揣想明天, 那麼快樂又何在? 我喃喃獨語起來, 快樂不就是來自於動人的未知的前途, 還有暗夜孤燈下, 那種脆弱而絕望的徬徨?』
 
『我只是奇怪, 不管你是哪一代, 上一輩的人都要稱你是頹廢的一代, 而且不管我們發出什麼聲音, 都要被指控成無病呻吟, 我覺得我們活在一個沒法使力的世代裡, 過得是豐美又單一的生活, 大家的經驗都一樣, 滿腹理想但是沒有時間, 滿懷叛逆但是缺乏戰場, 只是請穆什麼先生您知道, 這樣並不好過, 光會批評我們頹廢, 不只是矮化, 也是鈍化。』
 
『…遺缺的人生, 二哥轉而朝向自己補填, 填得結實, 她是我所見過最接近完美的舞者, 只是完美成這樣, 她不再需要任何人。

這是一隻極樂鳥的誕生過程, 她雌雄同體, 她什麼人也不需要; 她非男非女, 她跟誰都不相容。

我想我沒辦法欣賞這種寂寞的自由飛行。』

 
『最末的段落, 已經不需要親眼目睹, 我知道這個故事想說什麼, 完全的完美是完全的頹廢, 豐盛的人間, 滿溢了磨難之必要, 缺憾之必要。』
 
『這是我所曾經深深厭倦的公司, 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更換承載在打卡單上的人生, 讓我迷惘的是在同事的胡鬧中我再度感覺到了溫暖, 同命相依的趣味, 我懷念起了那些群體作息中的虛情假意, 虛情假意中的一絲真心, 我並沒有與他們不同, 都是在平淡中求生, 追尋生活中點滴動人的細微處, 等待著沉悶中小小的悲喜。』
 
『…有一天, 妳就要爬出柵欄, 一點一滴, 走上和全人類永不再相同的轉折, 妳吃苦受罪, 撕扯出瘢痂, 產生出抗體, 製造出唯獨屬於妳的風景, 親愛的愛哭的小女嬰, 或許到時候妳還是愛哭, 那也無妨, 在悲歡交織中去面對缺憾, 去漸漸了解上蒼所特別賜與妳的, 深奧的珍希的祝福。』
 
『珍寶埋藏在深土裡, 用盡一生的挖掘還是驚奇, 是偶然也是幸運, 我們生長在這個沉悶的, 笑涙交織悲歡莫名的時代, 快樂並且痛苦, 快樂使人滿足, 但是痛苦使人覺悟, 隨著龍仔的寧靜而舞, 不為視線只為揮灑而舞, 這靠山的台北接近全暗, 黎明遠在一萬哩以外的東方, 全暗與全靜中想像無限起飛, 我發現了一個被我的聽力阻絕在外的, 全新的, 驚奇的, 無聲的世界。

太多的感覺遮蔽了更多的感覺, 太滿溢的生活壓抑了真正的生活, 驚聲喧嘩, 叨絮埋怨, 只是因為不滿足, 不滿足於只是存活著, 追求生命之中至美的渴望始終莽撞, 左衝又突, 百轉千迴, 這麼想著, 我舞得更起勁了, 如果有另一個世界, 另一個世界, 我正要接觸那個絢爛幻境, 嘹亮的無聲之樂來自遠方也來自心裡, 心裡面那一隻燕子, 從沒停止過它的細語呢喃。

龍仔揭開了我的心房, 在心房的最深處, 我們都只有一雙翅膀。』

About Alice

I am a Taiwanese-Canadian who lived in Toronto for 18 years and then decided to explore the west coast and moved to British Columbia. My interests include science, technology, movies, music, theatre and literature. I am always curious about how things work. I hope I can turn this curiosity into my passion about life and the world around u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ook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