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鼻血

上星期我的鼻子大出血。

在工廠的QC實驗室裡只是哼氣通通鼻子,下一秒就感覺到鼻子裡有液體不受控制地流出。同學們嚇壞了(上次是剪刀割到手,傷口挺深的,流血不止),不斷地向我遞衛生紙、倒水給我喝、招呼我坐下,結果在她們打掃的時候,我坐在實驗室門口望著天花板止血,惹得路過的工人問我怎麼了,要不要看醫生?

其實這次過沒兩分鐘血就停了,對我來說是小case. 我常常流鼻血是大量出血的,過了十幾分鐘都止不了,家中備有加了鹽的冰塊一包,專門給我止血用;家人看到浴室垃圾桶裡一堆沾血的衛生紙,也只是關心一問:「妹,妳又流鼻血啦?」

上週四晚上我隱約發現臉上有濕濕的感覺,本來以為只是單純的睡覺流口水,開燈後才發現是鼻血已經從枕頭上的毛巾往下滲透,枕頭、兩層床單,還有床單下的防污墊都是血!我只好半夜三點爬起來洗床單(因為怕凝固了就洗不亁淨),然後跑到沙發上補眠,隔天五點半又得起床準備上班(請給予同情的眼光,感恩…)。

在家裡我還能自理,最麻煩的是在外面的突發狀況。有一次幫老姊去U of T退書,在排隊的時候就開始流鼻血了,流量還不小,更討厭的是還沾染了我的書包和淺色牛仔褲。我離開隊伍,衝到廁所的小隔間試著止血,但沒有冰也沒有冷水,光靠健康教育課本上教的壓鼻翼仰頭法不是很有效,後來弄到地上也是血,終於有人問我還好嗎? 我老實說我正在流鼻血(心裡一度懷疑她是不是以為我像新聞裡報導的在裡面搞什麼自行產胎之類的,哈),她也只是叫我把頭抬起來等等。幸好那天早上沒有課,終於血不再流了,我還用水盡量把血跡弄淡,用亁手吹風機稍微吹亁再離開洗手間。

還有一次是我小時候第一次來加拿大旅遊,在去冰河之前半山上的休息站(還是旅館?我已記不清了) 因為氣候乾燥又開始流鼻血。血一直不停,老媽除了隨身帶著的衛生紙還得去張羅更多支援前線;小姑說她當護士十幾年都沒看過有人流鼻血這麼嚴重,再不停的話就要叫直昇機送我下山了。最後我一面聽著導遊的講解,一面在行走於冰河上的旅車上摀著鼻子(這時衛生紙上只見小小的血水而已了),後來隨手抓一塊冰稍微冰敷一下,這種經驗不是每個人都有吧? 哇哈哈…(妳在自豪些什麼啊?)

後來發現表哥也常常無故流鼻血,我於是開始相信這是家族遺傳。有一集CSI裡,一個患有肝病的男子為了報復房東,在整面牆上噴上他的鼻血(他可以自由控制,真炫)。我又為了我這輩子熬夜惡習不改,會不會因為肝病而死而擔心。上星期Nancy則是告誡我不要再去挖鼻子了:「妳的鼻屎就在保護妳的鼻腔膜啊,妳還不知道嗎?」唉,壞習慣我會注意(我現在很少了好嗎?),但是天可憐見,要流鼻血也不是我自願的,為什麼我要受這種羞辱呢?

About Alice

I am a Taiwanese-Canadian who lived in Toronto for 18 years and then decided to explore the west coast and moved to British Columbia. My interests include science, technology, movies, music, theatre and literature. I am always curious about how things work. I hope I can turn this curiosity into my passion about life and the world around u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Daily Lif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流鼻血

  1. Alice 說:

    Sure. Rub it in. ;p

  2. Ann 說:

    我还从来没流过鼻血。。。

  3. Shing-I 說:

    誰叫你每挖必流. 還說我羞辱你, 以後你在流鼻血. 我也不管了! バ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